英漢法律術語的四大特點

???????? 法律工作中的專門化行業語具有科技術語的精密、語義單一、用法固定的特點。而法律術語的翻譯是法律翻譯的一個極為關鍵的方面,所以正確的了解這些法律術語的特點會對法律翻譯產生很大的幫助。?

第一、詞義單一性 – 每個專業術語所表達的都是某個特定的法律概念。

例:

漢語 正確翻譯 不恰當翻譯
過失 negligence mistake
謀殺未遂 uncompleted murder failure in murder

?

某個專業術語即使在民族共同語種屬多義詞,一旦進入法律語言作為專業術語時,只能保留一個義項。

例:

多義詞 不同的意思 法律上的意思
suit 1)? set of articles of outer clothing of the same material2)? request made to a superior , esp. to a ruler

3)? civil legal proceedings or lawsuit

4)? asking a woman’s hand in marriage

civil legal proceedings or lawsuit
“ 同居 ” 1.若干人同住一起2.夫妻共同生活

3.男女雙方沒有辦理結婚登記手續而共同生活

男女雙方沒有辦理結婚登記手續而共同生活

?

第二、 詞語對義性 – 如 “ 一般 ” 與 “ 特殊 ” 、 “ 上面 ” 與 “ 下面 ” 等。在民族共同語中,這類意義相反或對應的詞,屬于反義詞范疇。在法律語言中,我們稱為對義詞。因為法律工作必須借助一組表示矛盾、對立的事物或表示對立的法律行為的詞語來表示各種互相對立的法律關系。在法律術語中,這一點英語和漢語具有一致性。如:

plaintiff ( 原告 ) —-defendant( 被告 )

right ( 權力 ) —- obligation( 義務 )

creditor( 債權人 ) —debtor( 債務人 )

principal ( 主犯 )—accessorial criminal ( 從犯 )

第三、使用變異性 – 如 “ 不作為 ” 、 “ 不能犯 ” 這兩個法律術語,在民族共同語中, “ 不笑 ” 、 “ 不能 ” 、屬動詞詞組,在句子中常充當謂語。

而在法律語言中,作為法律專業術語的 “ 不作為 ” 、 “ 不能犯 ” 不再是動詞詞組,而是具有動詞功能的法律概念,在句中常常充當主語和賓語,而不能充當謂語。英語中也存在這種現象,但與漢語比起來要少得多。

如:在 “not proven (證據不足) ” 的結構中, not 是副詞, proven 是由動詞 prove 轉化而來的過去分詞,具有形容詞的功能,意思是 “ 未證實的 ” 。

在英語中, proven 只能做表語和定語。但作為法律專業術語,它已名詞化,在句中可以做主語和賓語。

例如:Another difference is that in Scottish criminal law a third verdict of “not proven”is possible intermediate between guilty . It is equivalent to an acquittal.

第四、 詞語類義性 — 類義詞是指意義同屬某一類別的詞。英漢法律專業術語存在大量的類義詞是其又一大特點。

如: “car( 小汽車 )” 、 “bus( 公共汽車 )” 、 “truck( 卡車 )” 、 “train( 火車 )” 等都屬于 “vehicle( 車輛 )” 類的類義詞。

法律英語專業術語的四大來源

今天我們翻譯的法律專業術語從何而來?是被創造的,還是沿用的?是引進的,還是被修改而成的?

第一、創新性法律術語 – 在全球化及新科技的影響下,眾多新的社會現象已不能被原來的常規字詞適當表達,于是出現大量新詞、新字。新詞的構成,可歸納為如下形式:

1.? 字義轉換(Shifting meaning)

2.? 衍生法(Derivation)

3.? 復合法(Compounding)

4.? 文法功能引申(Extension in Grammatical Function)

5.? 縮略法(Abbreviation)

6.? 混成法 (Blendign)

7.? 借用法(Borrowing)

8.? 造新詞 -新詞的制造出于新聞媒體記者的生花妙筆,或來自學者的巧妙構思,通過大眾的廣泛接受,成為 “ 新詞 ” ( Neologism ),構成整體語言的一部分。

例如: securities act ( 證券法 ) , contract and responsibility system( 承包經營責任制 ) computer crime ( 計算機犯罪 ) 。

第二、轉換型法律術語 – 由民族共同語的一般詞匯成員轉化而成的法律術語。如 “ 告訴 ” 一詞,作為一個法律專業術語,既改變了原來的詞義,又改變了原來的語音形式。

第三、外來型法律術語 – 社會的不斷發展和國際交往的日益頻繁,我國的法制必然需要進一步完善發展,這就需要借鑒援引其他法制較完善的國家的立法經驗,適時的援引其他國家法律活動中經常使用的法律術語。例如: “ 破產 ” , “ 專利 ” , “ 法人 ”“ 知識產權 ” 等。在英語語言中,除吸收現代各國相關的新的法律術語外,外來法律術語來原主要是法語和拉丁語。如法語的 statute( 法令 ), assize( 巡回審判 ) ,warrant( 搜查令 ) ;拉丁語的 de facto fort( 事實上的侵權行為 ) ,proviso( 限制性條款 ) 等 。這是法律英語的一大特點。

第四、沿用型法律術語 – 語言在社會發展的任何階段都是交際工具,它一視同仁的為社會服務。因此它的一些基本符號從古至今一直被沿用著。法律條文中同樣也選用了一些舊的包括古代的法律術語。如漢語中的 “ 自首 ” 、 “ 大赦 ” 、 “ 訴狀 ” 等。英語中的 “exile( 流放 )” 、 “ransom( 贖金 )” 、 “summons( 傳票 )” 等。社會繼承和使用這些舊的法律術語是因為它們在長期的使用中已具備了為人們所公認的特定的含義,沒必要舍近求遠重新創造新的法律術語。

法律翻譯在香港的歷程

一百六十多年前,英國開始統治香港,英文即成為官方語言,也是法律用語。所有成文法規僅以英文制定,法官和律師只運用英文進行法律程序。絕大多數市民對法律和公民權利義務等一無所知。隨著市民社會意識醒覺,社會漸趨開放,市民在法律方面使用中文的要求,遂與日俱增,而香港回歸祖國,令此情況更無可避免。1987年香港制定了《法定語文(修訂)條例》規定所有新法例必須以中英文兩種法定語文制定。自此,所有新立法均以雙語草擬和制定,而所有僅以英文制定的舊有法例亦于同年開始翻譯為中文。經十年時間,整套香港法例,總數650多章,21,000頁,于1997年初完成翻譯,所有的中文譯本亦陸續經立法程序獲確認。由于法例規定中英文本的法例享有同等地位,所載條文亦具有同等意義,故此香港法例的中文本不只是普通譯本,而是具有法律效能的立法文本,它的文義和效力須與英文原文完全相同,亦須正確傳達與英文原文完全一致的精神和概念。

在法例中譯時,翻譯者的目標不單是要中英文兩個文本的法例「形似神似」,還要保存中文本的中國語法特色。可是,在過程中遭遇極大極多困難。英國采用普通法,與中國采用的歐陸法不同。普通法有其獨特的法律概念和法律用詞,這些法律概念不易用顯淺的中文表達,亦常找不到對等的中文用詞。缺乏對等的普通法中文用詞是困難之一,創造陌生的新詞遂往往成為解決問題的方法。英文原文語法不清,含義模糊,令譯者無法準確掌握立法原意,亦為法律翻譯帶來極大困難。不少香港的現行法例是將百余年前在英國施行的條例一字不易照搬過來,這些法例多用古舊的英文文筆和風格書成,其內容固然艱澀難明,所用句子亦多冗長累贅,結構復雜。為了保留原文的準確,在翻譯這一類法例時譯者只好犧牲語法上的流暢和完美了。

為改善香港法例中文本的可讀性,香港特區政府和立法會曾考慮將一些古舊的法例英文本重新以簡潔淺白的英文草擬,但這樣做涉及法例的修訂,在人力資源和時間上都無法作出安排。近年,香港特區政府法律草擬部門的律師積極學習和研究以淺白英文草擬和制定新的立法條文,希望摒棄以冗長累贅的法律詞句來表達復雜的普通法法律概念。這項措施當有助普通市民容易接觸和明暸法律,亦有助法例中文本的翻譯工作。

我國法庭口譯的十大特點

目前,隨著經濟全球步伐的加快,特別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英特網越來越普及,越來越多的外國公民來到我國從事經商、辦廠、運輸、旅游、購 物、結婚等,其中部分人由于主管或客觀的原因,觸犯了我國的刑事或民事法律,不得不在他們不熟悉的法律面前接受審判。筆者曾經做過多次庭審口譯,其中公訴 書列舉的罪名包括:敲詐勒索罪、詐騙罪、非法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罪等。從筆者所了解的庭審口譯實踐看,我國的法庭口譯有如下十大特點:

(1)由于沒有相關的立法,聘請譯員和庭審口譯操作等比較隨意;

(2)對庭審口譯工作認識不足、重視不夠,對待庭審口譯人員易走極端,要么不尊重口譯人員的權利,不體諒口譯員的辛苦,要么神化口譯人員的能力,把口譯員 捧上天;

(3)缺乏優秀的、專業過硬的法庭口譯人員,這方面人才的培養迫在眉睫,而國內法學界對此問題的重要性和緊迫性的認識十分不足,尚未提到立法議事日程;

(4)口譯前后還需筆譯大量的庭審筆錄和公訴書、公訴意見、辯護意見、判決書等庭審相關的書面文件;

(5)庭審翻譯主要采用交替傳譯、視譯、摘譯等方式;

(6)法官、公訴人等專業人士對涉外案件及有關國家法律不夠熟悉,存在著法律文化和法律體系沖突等問題;

(7)有些律師、公訴人和/或法官在庭審操作中不夠專業,會造成翻譯困難;

(8)如果被告是某個大國的公民或被告的領事比較重視此案,庭審及法庭口譯會比較完整準確,反之亦然;

(9)如果被告文化程度較高,庭審及法庭口譯的過程一般會比較復雜、耗時較長、法律公正也相對有較多保障,反之亦然;

(10)有時庭審存在著時間不足、拼命趕時間的重大缺陷,導致摘譯方式的大量使用,有時甚至是在法官要求下而為之;

另外,口譯人員的報酬多數是法院支付,報酬偏低,說明辛勤勞動的報酬沒有相應保障。因此建議加強這方面的立法,例如在《刑事訴訟法》增加關于庭審口譯的相應立法規定,以滿足日益常見的法庭口譯操作的實際情況。

法律英語句子的三大特點

與普通的英語句子相比,法律英語的句子又長有復雜。這主要是法律文書追求表述的精確和邏輯的嚴密所導致。另外,法律英語最突出的特點是客觀公正,不帶主觀色彩,因此句子中較少出現人稱主語,更多使用被動語態和名詞化結構。因此法律英語在句式上有如下三大特點:

第一、句型固定結構

為了使要表達的意思更準確,或界定適用的范圍,律師在起草合同的時候,經常使用現成的套話。

如:shall not operate as a waiver, shall be deemed a consent,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or other similar or dissimilar causes, without prejudice to等。

這種法律文件特有的套話在普通英語里是找不到的,因此也更能反映法律英語的特點。

第二、句子結構冗長復雜

法律英語中正式程度的體現方式很多,除了通過詞匯的選擇上來表示之外,句式也可以用來表示正式程度的高低。在英語各種功能文體,乃至整個英語語體中,法律文體可謂是正式程度最高的語體。在句式的選擇上其特點是結構復雜、重疊,句子冗長。

如下句:Under special circumstances, the Land Bureau may, acting in the interest of the public an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ful procedure, take back the land use rights. (在特殊情況下,市土地局根據社會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法定程序予以收回)。

此句中兩個不同種類的狀語成分一起使用,使句子結構更加復雜。在理解這種較長的句子時,可以通過調整句子中心、結構、長度以及必要的詞匯增減來實現。

第三、被動語態和名詞化結構

法律文件旨在對人們的行為做出規定,規范人們的行為。在沒有具體人物執行某一動作,或表達重點在于動作本身而不在動作執行者的情況下,把動詞轉化為抽象的名詞和使用被動語態恰恰適合法律英語莊重刻板的文體特點。無人稱性的使用突出了文本的內容而不是強調文本的產生者和接受者。因而在法律英語中被動語態的句子經常出現。

如:

(1)Contracts can be classified according to their validity into several categories: valid, void, voidable or illegal. (合同按照其效力不同可以分為以下幾種:有效的、無效的、可撤銷的、違法的)。

(2)The autthority of an agent may also be terminated by the mental incompetency of the principle or by his bankrupt.(代理人的代理權也會因本人精神不健全或因本人破產而終止)。

被動語態的最大一個特點就是不帶個人主觀性,而法律文體的核心就是客觀真實可信,因而在法律文本中經常會使用被動語態。名詞化結構在法律英語中的使用日益廣泛,它不僅擠掉了其他一些詞類,而且頂替了很多語法結構。名詞化結構語言簡練,結構嚴謹,表意簡潔,同時也保證了文本的客觀真實,因而在法律英語中的名詞化結構也不可忽略。

如:Snuggling of goods whose import or export are subject to prohibitions or restrictions, which constitute criminal offences,shall be subject to…(走私禁止進口或限制進出口的貨物,構成犯罪的,依照…)

法律英語詞匯的四大特點

法律英語詞匯的專業性很強,掌握這些詞匯的難度很大,甚至對母語為英語的人來說,法律英語也如同一門外語,因為它既需要懂專業英語,又要懂法律。那么法律英語詞匯有哪些主要特點呢?

第一、?? 準確性

法律英語作為一種具有規約性的語言的分支,有其獨特的語言風格,而其中最重要、最本質的特點就是語言的準確性。根據嚴格解釋原則,在適用法律時,書面文字是法官解釋法律文件的唯一依據,而就法律文本以及任何情況下法律語言使用的權威性和嚴肅性而言,它所使用的表達方式應該是把準確性作為基本準則和要求的。正是這種準確性讓法律具備了“說一不二”的權威性,也才使得法律對其所規范的內容和領域有了絕對的保障,才讓法律的效力得以發揮。因此法律語言用詞造句必須十分準確。法律語言尤其是立法語言中很少使用描繪性形容詞,而且對表示時間、范圍、程度等副詞使用極為嚴格,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歧義。請看例句:No law or administrative or local rules and regulations shall contravene the constitution. (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這則條款中的情態動詞shall就使用得非常準確。Shall在法律英語中表示當事人的義務或必須遵守的法規或程序,帶有指令性和強制性,同時也體現法律文件的權威性和約束性。Shall通常譯為“應、應當”,而Shall的否定式shall not則譯為“不得”。

法律文本所要闡明的就是權利和義務,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不至于產生語義上的分歧而發生糾紛,一詞一句都應力求無懈可擊。看下面某一民間借款協議,協議中寫道:I will pay back in a year.這種表達方式在法律英語中絕不能出現,因為它可能使雙方當事人對“in”產生不同理解,一方認為是“within”之意(在…之內),另一方則認為是“after”之意(在…這后)。而法律英語中的用詞絕對是準確無誤,如《歐共體條約》第189條規定: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is treaty, the council and the commission shall make regulations, issue directives, take decisions, make recommendations and deliver opinions. It shall be binding in its entirely and directly applicable to all member states.

理事會和委員會應按照本條約的規定制定條例、發布指令、做出決定、提供建議或意見。條例具有一般適用性,它具有完全的效力并直接適用于所有成員國。在該條文中,“entirely”,“directly”,“all”三個詞語進一步說明了該條例的一般適用性,使表達更加嚴密準確。

為了確保法律條文的準確性,法律英語中代詞的使用非常謹慎,盡可能少用代詞。如果要確切說明是“誰”,“什么”大多重復名詞而不用代詞。看下面這則條例:

Where all the parties to a maritime dispute are aliens stateless persons, foreign enterprises or organizations and have agreed in writing to be subject to the jurisdiction of a maritime cour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notwithstanding that the place that is actually related to the dispute is not within the terri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said maritime cour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hall have jurisdiction of the dispute.

該例中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重復了三次,為了避免歧義,該條例的英語專家們寧愿不厭其煩的多次重復,來達到立法者在遣詞造句上的嚴謹、細心和經得起推敲。法律條文中還常用the said(上述的)來注明某一名詞上文中已經提及,這里he said的含義相當于this或the,是古詞,以提高語體的準確程度。

第二、?? 正式性

法律英語是英語國家的法律工作者所使用的習慣語言,是專門用途英語的一種。其詞匯有著自己顯著的正式性特點。法律英語用詞正式而莊重,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使用口語、俚語和方言。正確使用古體詞能使法律語言莊重嚴肅并具備神圣性、權威性和嚴密性,如: thereafter,whereby, wherefore, hereinafter, whereupon等。這些詞用來確指文中的某一方或合同雙方,使行文準確,從而提高法律文書的正式性。外來詞語的使用及并列結構的使用也能增強文體的正式程度。為了體現正式性,同義詞或近義詞常用or或and并列使用,如annul and set aside(廢止和撤銷), entirely and completely remove(全部取消), last will and testament(最后遺囑和遺言), totally null and void(完全無效), terms or conditions(條款)等。同時,在法律英語中,絕不能有口語出現,如:多用about, because of, call to meet,agreement, follow, in fact, temporary等,而不用as regards,by virtue of, convene, ensue, in effect, interim等。

第三、?? 模糊性

法律語言的模糊性,是指某些法律條文或法律表述在語義上不能確指,模糊是表達模糊語義的語言,即內涵無定指,外延不確定的語言。一般用于涉及法律事實的性質、范圍、程度、數量無法明確的情況下。如表示程度的術語:appropriate, take appropriate action(采取適當的行動),怎樣才是適當的行動? reasonable time(合理的時間)什么時候才是合理時間呢?這種不能精確表達的詞句,在人類的思維中經常起著重要的作用。在法律英語中也經常出現,如:“more than, less than, not more than”等。這是否與準確性相矛盾呢?其實這兩者并不矛盾。之所以使用含義模糊的詞匯或表達方式,是為了讓意思表達更充分、完整,給執行法律留下足夠的空間,以進退自如。很顯然,這里視當時的具體情況而定,法律文獻無法把每一種可能都列舉出來,而且也沒必要。所以我們把法律英語中含義模糊的詞匯或表達方式理解成為了讓意思更充分而“故意”使用的,它完全不同于意思含混。如下例:Whoever conceals, destroys or unlawfully opens another person’s letter, thereby infringing upon the citizen’s right to freedom of correspondence,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shall be sentenced to fixed-term imprisonment of not morethan one year or criminal detention.隱匿、毀棄或者非法開拆他人信件,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權利,情節嚴重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serious”(來重的)嚴重到什么程度,沒有說明,也無法說明,這里用的就是模糊的表達方式。

第四、專業性

法律英語的專業性很強,掌握法律英語的難度很大,甚至對母語為英語的人來說,法律英語也如同一門外語,因為它既需要懂專業英語,又要懂法律。就語言本身而言,掌握法律英語難的原因之一是:法律英語有一套相對完整、充分體現法律專業的專業詞匯。這些詞匯有兩類:一類是只能在法律語言中使用的專門法律術語,在其它場合是不使用的。如:alibi(不在犯罪現場的證據), bail(保釋), appeal(上訴) , due diligence(恪盡職守), judicial system(司法系統), tort(侵權)plaintiff(起訴人,原告)等。

對法律英語不了解或知之甚少的人,肯定會在閱讀法律文獻時困難重重。另一類是含有法律意義的普通詞匯,這些詞我們并不陌生,但這些普通詞匯被用于法律文件里,已不再是普通人理解的通常意義,而是屬于法律范疇的,意思和其原義大相徑庭。如下面的一些常用詞語,在法律文件里只有法律專業人士才清楚:action(訴訟), avoid(取消), counterpart(副本), civil death(剝奪政治權利), negligence(過失),serve(送達), party(當事人), plead(向法庭陳述案情), satisfaction(補償)等。為了使用權法律語言更具權威性,排斥多義與歧義,這些普通詞匯在這里有了更為明確的概念意義。所以對于法律的初學者而言,在理解法律術語及行話時切忌望文生義。

法律英語詞匯的三大來源

說起法律英語詞匯來源,從古到今,英語的詞匯經歷了很大的變化。但是法律英語詞匯卻好像獨豎一幟,仍然保留著很多古英語和外來語的詞匯。這可能是因為法律總是反映統治階級意志的工具,其所追求的目標總是準確而正式地規定權利和義務。所以作為正式的法律英語并沒有隨著法律文件的內容改變而發生顯著的變化。

第一、 來源于拉丁語
拉丁語在英語的發展和演變過程中一直占有特殊的地位,不管是古英語時期,還是中古英語時期,拉丁語都是法律英語中的重要部分。學習英語的人都應對拉丁語有所了解,更不用說法律工作者。否則大量的拉丁語詞匯將會使閱讀和理解法律文獻舉步維艱。如:ad damunm(就損害而言),amicus curiae(法官的顧問),corpus delicti(犯罪事實),de bonis non(已故遺產管理人的后繼人),lex fori (法院地位)等。拉丁語的使用,維持著法律英語的正式特點。

第二、 來源于古英語和中古英語
古英語及中古英語的詞匯,如:hereabout, hereafter, heretofore, herewith, thereabout, thereby, therein, thereunder, thereupon等。這些陳舊和過時的詞匯之所有能在法律英語中存在下去,是因為法律總是反映統治階級的意志,是維護其統治的工具。所以法律語言總是力求準確和正式,以達到維護統治階級的意愿和威嚴的目的。陳舊的古語詞恰到好處的完成了這樣的任務。

第三、 來源于法語
法語對英語的發展有著重大的影響,而其對法律英語的影響則更大。這與諾曼人征服并統治英格蘭的歷史有關。在諾曼人對英格蘭的統治期間,法語被頻繁地在各種正式場合使用,使用法語也就成為上層社會的趨勢。所以,當法律英語要成為正式程度最高的文體之一時,大量法語詞匯當然會在其中出現。法律英語中經常出現的法語詞匯不勝枚舉,如:appeal, arson, claim, contract, covenant, felony, infant,pledge, plaintiff, robbery, purchase, treason等。

我國法律英語翻譯中存在的七大問題

近幾年,隨著中國法制化進程加快,對外法律文化交流的增 多,我國每年都有大量的法律文獻被譯成英文。不可否認,法律翻譯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但還存在一定的問題,主要集中在以下七個方面,

第一、對原文理解不透 法律語言為了追求精確,往往措辭考究、句子冗長、結構復雜,加上受原語的影響以及專業知識上的漏洞,或者對原文缺乏推敲,因而可能造成對原文理解不透,從而在翻譯中出現各種錯誤。

第二、文體不當 法律英語語言結構嚴謹,用詞考究,邏輯嚴密,問題較其他題材更為正式、刻板,較多的使用被動語態,這是由法律本身的性質決定的。但是如果對法律語言的問題把握不當,認識不清,翻譯中也可能會造成各種錯誤。

第三、省譯,增譯和望文生義 在法律翻譯中,比較常見的問題就是隨意增添原文中并不存在的詞語甚至句子。要翻譯的句子雖然不難理解,用詞也不生僻,但是由于比較武斷,不假思索就動手翻譯,以致造成望文生義甚至是常識性錯誤。

第四、拼寫和語法錯誤 在漢英翻譯中,這類錯誤是最常見的錯誤。我國著名翻譯家段連城先生將這種現象稱為“甲型癥狀”。此類錯誤即使在正式出版的著作中也隨處可見。

第五、語言修養欠佳 表現在兩個方面:

1> 在漢譯英時,由于譯者對語言掌握的程度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懂,一點錯誤都沒有。有時候,譯者對母語或所學的外語掌握不精,導致在理解上出現錯誤。如果再加上語言的干擾,于是造成譯文前后矛盾、邏輯不清、句子結構混亂、語言表達不規范等現象。

2> 在英譯漢時,主要表現為譯文嚴重歐化;在漢譯英時,譯文表現為漢語式的英語。甚至在翻譯的時候往往是按照漢語的字面意思和語序結構,采用“對號入座”或“亦步亦趨”的方法進行生硬的“套譯”,其結果是產生了大量的不規范英語。

第六、 由于法律文化差異所造成的錯誤 任何一種語言都不單純是字、詞、句的組合,而是使用該語言的民族的歷史、哲學、藝術、心理等各方面的沉積。不同語言是各自所特有的文化積淀的體現,這使它們之間的轉換更為復雜。語言上的障礙可以通過翻譯來解決,而文化差異則是翻譯中的一大攔路虎。這種差異表現在法律翻譯中則更為棘手,因為法律語言的權威性,譯者稍有不慎有時就可能帶來嚴重的后果。

第七、 法律術語翻譯方面的錯誤. 眾所周知法律術語的翻譯是法律翻譯的一個極為重要的方面。與醫藥,化學,計算機科學不同,法律首先是一個國家現象。每個國家或地區法律有其自身的術語和潛在的概念結構,本身的分類規則,法律淵源及社會經濟原則。每個法律體系本身有其表達概念的詞匯,不同類別的規則,及解釋規則的方法。David 關于比較法分析指出了譯者在法律翻譯過程中遇到的一些法律方面的障礙:不同法律體系中沒有完全對立的法律概念和分類體系是一個最大的困難之一。現實社會中法律科學是在其法律體系中獨立發展起來的。因此一個法系的法官所熟悉的基本概念和分類方法對另一個法系的法官而言是完全陌生的。

法律語言的九大特點

相對其他語言形式來說,法律英語采用的語言是一種比較特殊的英語文體,有其自身的特點,它在詞語、詞義、專業用語以及表達方式等方面有別于普通英語。根據我在法律英語翻譯過程中的學習與體會,收集整理出以下九個特點:

1. 含有法律專業意義的普通詞;

2. 來自古英語和中世紀英語的稀有詞;如:aforesaid, witnesseth, 羈押、貪贓、瀆職等;

3. 拉丁詞等外來語和短語;如:nolo contendere,最后通牒等;

4. 普通詞匯中不包括的法語詞;

5. 法律專業術語;如:contributory negligence, action, 標的物、給付、具結悔過等;

6. 專業行話;如:inferior court, revered and remanded, 行竊、未遂、執迷不悟、流竄作案等;

7. 正式詞語;如:the deceased, Your Honor, 奏效等;

8. 多義詞語;比如,action(訴訟),avoid(取消),consideration(對價),execute(簽署),prejudice(損害),save(除了,除……外),serve(送達),said(上述,該),minor(未成年)或major(已成年),instrument(法律文件),等等;

9. 極端精確表達詞語。如:all, none, never, 凡、一律、均、無論等;

上述9個法律語言的特點中,有些特點僅在法律英語中出現,如第2、3、4。但其它多種情況在法律漢語中也可以找到例證。

中國學者對法律漢語詞語的特點也作出了一些研究,概括出三類:

1 法律專業術語;

2 法律工作常用詞語;

3 民族共同語中的其它基本詞與非基本詞。

另外,對詞語的討論分成幾個部分。在立法部分僅分為兩類:法律詞語和普通詞語。但在立法文書部分識別出四類:法律術語、司法慣用語、文言詞語和普通詞語。

盡管不同語言的法律用語有共同的特點,由于語言和法律體系的差異,完全等同的詞語較為少見。法律詞語的運用在法律翻譯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但詞語選用的指導原則因人而異,不同的原則反映人們對法律翻譯的不同觀點。:

法律翻譯的本質

對比其他普通翻譯的作用和對社會生活的影響,人們對法律翻譯的重要性似乎不難形成一致的看法,但如果人們從法律翻譯的本質進一步探究,就會意識到法律翻譯是一種由譯員為主的各種因素交互作用的交際過程,是譯員進行主動決策的過程,是譯員在既定的框架內創新的主動思維過程。

而且人們還會意識到法律翻譯的重要性不僅在于譯員將法律文本(或話語)轉換成不同的語言,譯員也不是被動的中介人。法律翻譯這一涉及到作者(或講話人)、讀者(或聽話人)、譯員本人以及其他一系列因素,譯員是其中最主動、最活躍的因素,是調節者。

法律翻譯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幫助解決問題(如幫助法官作出判決),因此法律翻譯無疑是一種交際過程。在作者(或講話人)和讀者(或聽話人)之間,除了語言的因素以外,還有復雜的法律行為的表現,有諸多未知、未定的方面需要譯員臨時作出決定。譯員的決定直接影響到譯文使用者(如法官)的決定,因此翻譯本身是決策過程。

法律翻譯涉及到兩種語言,也有可能涉及到兩種法律體系、多種文化、不同的法律觀念。在這些復雜的條件下,很難尋求完全的統一或對應,需要譯員發揮創新能力,在允許的范圍內能動地解決問題,因此法律翻譯是譯員創新的主動思維過程。在確定法律翻譯本質的情況下去考察法律語言特點與法律翻譯的關系,就會有一個明確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