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翻譯中正確理解詞語的四個關鍵點

法律文書中的詞語是構成法律文書最基本的單位。對法律文書中一些專業詞語的正確理解,是翻譯法律文書的前提和基礎。在翻譯構成中,不能正確理解原文詞義是無法進行翻譯的。關于詞語的理解應注意下面四個關鍵點:

1注意詞義在上下文中的一致性

一個法律詞在不同的場合,譯成英文有不同的含義,要正確理解法律原文的詞義,必須注意詞義在上下文中的一致,切不能拘泥于字面上的一致,如果保持字面上的一致,譯文往往不能準確達意。請看下面句子,

“如在解釋上遇有分歧,應以英文本為準”。“解釋”,在漢英詞典上可譯成:“construe”、“explanation”、“exposition”、“interpretation”,但這個句子的“解釋”是指對法律條文的正式解釋,選擇“interpretation”,較為恰當故譯成“In case of any divergence of interpretations. The English text shall prevail”。

再看一例,“發生于締約國一方而支付給締約國另一方居民的特許權使用費,可以在該締約國另一方征稅”。原文中的“特許權使用費”要譯的準確是不大容易的,如果譯成“fee of special permitted right”不能體現出原文的含義。根據規范文件的正式解釋及其在句中的作用,本句中的“特許權使用費”是指使用或有權使用專利、商標以及文學、藝術、科學著作等所支付的作為報酬的各種款項,所以把“特許權使用費”譯成“royalty”才能體現出與原文的一致性。故譯成英文為:“Royalties arising in a Contraction State and paid to a resident of the other Contracting State may be taxed in that Contracting State”.

2、注意同義詞在譯文中的不同含義

在進行法律文書漢譯英翻譯過程中,有時會碰到不少漢語意義相同的詞,但這些詞在不同的搭配中和特定的上下文中,是有明顯區別的,譯者一定要注意語言的邏輯性,勤查專業工具書。

例如:“草簽文本”和“草簽合同”,這兩個術語中的“草簽”的含義是不同的,前者是指“縮寫簽字,草簽時,當事人只簽其姓名的第一個字母(如:John Smith草簽為 “J.S”),所以“草簽文本”這條術語應譯成:“initialed text”而后者的“草簽”是指構成對合同條款的認證,但尚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草簽合同”應譯成:“referendum contract”。

再如:“正式協議”和“正式聲明”這兩條術語中的“正式”就不能盲目地套用,必須弄清它們之間的不同含義。第一個“正式”是指“符合規定的”;第二個“正式”是表示“官方權威性的”,因此,“正式協議”應譯作:“formal agreement”而“正式聲明”則譯成:“official statement”。

我們再看一組單詞:observe, obey, abide by, comply with這幾個詞在詞典上都有“遵守”的含義,但在法律文書的翻譯中并不都是同義詞,在不同的條文中就有不同的處理方法。

如:“合營企業的一切活動應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法令和有關條例規定”,這一條文中的主語是“活動”,漢譯英時謂語動詞應選擇“comply with”,表示“to act in accordance with a provision, rule, demand”。故譯成:“All the activities of a joint venture shall comply with the provision of the laws, decrees and pertinent regulation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3從法律概念上理解詞義

概念是思維的基本形式,它反映著事物最本質的特征。從事法律文書漢英翻譯,除了需要熟悉法律專業術語外,還要對法律詞語的內容和結構進行分析,找出它們的共同點和不同點,再把經過分析而得出的深層含義從漢語轉譯成英語。

例如:“國際公約”就不能譯成“public international treaty”,因為這里的“國際公約”是指許多國家為解決某一重大問題而舉行國際會議最后締約的多邊條約,所以應譯成:“general multilateral convention”; 互不侵犯條約應譯成:“treaty of mutual non-aggressions”,而不譯成: “pact of mutual non-aggression”,因為 pact常被認為比 treaty較不重要或約束力較弱的協定。

又如:“訴訟參加人”就不應譯成 “litigant”,而應譯成 ‘litigant participant”,因為它是指參與訴訟或頂的人,包括“當事人、第三人、共同訴訟人”等;而 “litigant” 主要指“訴訟當事人”,即“原告和被告”。 “法人權限”不譯成“authority of legal body”, 應譯為“corporate power”,這里 power”是指“權利范圍”。

4正確選擇結構詞

翻譯法律文書,除了對專門詞語進行仔細斟酌,還要特別注意正確地選擇結構詞,例如:

(1)“合營各方”應譯成“parties to the venture”, 這里的介詞“to”不能用 “of”代替,因為 “to”是指“作為一方參加某個機構”。

(2)“下列代表同意下列規定應作為協定的組成部分”,英譯為:“The undersigned have agreed upon the following provisions which shall form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Agreement”,此句中“同意”后的介詞應用 upon 或on,不用 to, 因為“agree upon”是指“對下列規則作為協定的組成部分的意見一致”。

(3)“由中國仲裁機構仲裁,也可由雙方協議在其它仲裁機構仲裁”,此句中的“由 …..,也可由 ….. ”選擇“or”就可以了,不能用 and,因為這里是一種選擇關系,英譯為: “through arbitration by a Chinese arbitration agency or through arbitration by another arbitration agency agreed upon by the both parties”. wwww.ppzljb.tw

(4)“外國企業的所得稅以人民幣為計算單位”,此句中的“以 …..”就不能簡單的套用 “by means of ” 或“according to”,這里的“以 …. ”是指“以….換算”;應選擇“in terms of”表示“以 …..換算”,所以選擇其他結構詞是不能準確達意的。

(5)“如不可抗力的事件影響了合同執行時間達180天以上,雙方應重新討論并對以后合同的執行達成協議”。此句中的“如不可抗力的事件影響 ….”是指“如果由于不可抗力事件的緣故影響 ….”所以應選用 “in case the consequences of” 較好一些,譯成:“In case the consequences of a force majeure event affect the contract execution for more than 180 days, the parties shall convene and reach an agreement upon the further execution of the contract”。

這些詞在英文中的結構詞屬于“小”詞,但不要因為它們“小”而不加以注意,其實這些詞比實義詞更難掌握,在漢英翻譯中,決不能與漢語句子等同套用,要緊緊抓住結構詞在上下文以及特定的語言環境中的邏輯關系,從比較中分辨出其詞義及翻譯方法。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