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翻譯中的各種刑事罪名及相關概念解釋

普通法(Common Law)依據罪行嚴重性把罪行分為三等:即treason – 叛國罪; felony – 重刑罪/重罪;以及misdemeanour? – 非重刑罪/輕罪。在早期英國,可判死刑的罪為重罪;后來重刑罪分為死刑最和普通重刑罪。盜竊財物價值在500英鎊以上者,可被裁定犯了普通重刑罪;而定罪后只需要服刑一年以下或用罰款解決的案件,則被列為輕罪案件。但后來,無論是在英國還是在香港,都取消了這種重刑罪和非重刑罪的區分。罪有輕重、罰有寬嚴。根據犯罪的性質,可以把罪行分為失當行為 – misfeasance; 失職行為 – delinquency; 犯規/違反行為(violation)、非重刑罪/輕罪和重刑罪。

雖然各地對違法行為的界定都很清晰,但哪些罪行可看成是失當或失職行為呢?各地法律都沒有作具體的界定,這類罪行大抵都是由法官酌情裁定的。而所謂的輕罪或重罪,則在各地刑法中都有將明確的界定并有適當的描述性名稱和相應的處罰。相對而言的輕刑罪包括:

adultery/fornication 通奸;

affray 滋事罪(打架斗毆類);

nuisance 滋事罪(特指做一些讓公眾普遍討厭的事情);

battery(wife-battery) 毆打(歐妻);

intimidation, 恐嚇、敲詐、勒索;

bribery 行賄;

buggery, sodomy雞奸、獸奸;

defamation 誹謗(總稱),

libel 書面誹謗;

slandering 口頭誹謗;

defalcation 挪用公款罪(侵吞、侵占公家或其所托管的金錢)

embezzlement 侵吞任何錢物

encroachment 侵吞他人的不動產,如土地

false accounting 偽造賬目

fraud 欺詐

blackmail 一般指不使用暴力、通過威脅、如泄露對對方有害的資料而索取錢財;

extortion指通過暴力、地位、權利等各種手段索取金錢;

racketeering類似“fraud”,以欺騙或帶威脅手段勒索錢財。

gambling 賭博

indecent exposure 露罪(男性)

gross indecency 嚴重猥褻

hooliganism 流氓行為

incest 亂倫

loitering 游蕩

money laundry 洗錢罪

perjury 假證罪

personation

procurement

sex-harassment 性騷擾

theft 偷竊罪

trespassing 非法入侵

以上所謂輕罪的法律界定并非是對的。尤其在不同的法律體系中,對某些罪行的量刑可能會是天壤之別:如在香港,依靠控制妓女賣淫為生(procurement)的皮條客,犯的是很普通的輕罪;但在內地,根據刑法,犯同類性質的行為者可被控“組織、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罪、可處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如碰到“嚴打”,性質嚴重者甚至可以判處死刑。而詐騙罪,騙取區區數百元,可定為犯了詐騙罪;而詐騙億元之巨也屬詐騙罪。賣給人一部冒牌手機,可定為詐騙罪,可能被監禁數周,這當然屬于輕罪;但若騙人巨額錢財,被裁定犯了普通法中的串謀詐騙罪,則根據香港現行法律可判長達14年監禁,這當然就是重罪了。但究竟哪類詐騙罪屬輕罪、哪類屬重罪?數額多少才能定為重罪?任何一個法律制度都無明確的界定,也不可能有太明確的界定,因為數額本身在現代商業社會只是一個不穩定的相對概念。所以,重罪或輕罪也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

此外,以上有些罪名在現代的刑事犯罪條例里還比較新穎,如“性騷擾”,但犯的人多了,媒體上聽得多了,它也很快成了一個眾所周知的罪名,其確切的法律概念與一般人們的想象、推斷都相差不遠。但以上所列也有人們比較陌生的罪名,如indecent exposure和gross indecency,即便其中文譯文 – “粗狂行為罪”和“嚴重猥褻罪”,也都比較難理解。不過,舉兩個普普通通的案例可能會使人“茅塞頓開”:如果一個精神正常的人,跳進男女合用的公共泳池里裸泳,對此人最合適的控罪恐怕就是“粗狂行為罪/猥褻暴露身體罪”;但倘若在公共場所發生性行為,尤其是有違常倫的性行為,如buggery,最合適的控罪名稱恐怕就是“嚴重猥褻罪”,當然此處所謂的“buggery”,字典上譯為“獸奸”,但法律上并非指人與獸或動物發生性行為。它與sodomy同義,均指男性之間的肛交行為。而在內地,對這類行為的控罪尚未分得如此精細,常以“流氓行為罪”一次以蔽之。

以上罪名還有若干組需要仔細區分:

1)libel, slandering都是誹謗行為,但是前者主要是指書面誹謗,后者則為口頭誹謗,其統稱defamation.

2)affray, nuisance同為滋事罪,前者主要指聚眾打架斗毆之類的滋擾;后者則特指做一些讓公眾普遍討厭的事情,如在夜間大聲喧嘩擾民之類的行為。

3)defalcation, embezzlement, encroachment 三者中文譯文都是侵吞、侵占、但其內涵有所不同:defalcation 挪用公款罪(侵吞、侵占公家或其所托管的金錢),embezzlement 侵吞任何錢物,如美國一位在精子庫工作的女職員未經委托人同意,私自動用某名人精子為己授精生子。encroachment 侵吞他人的不動產,如土地。

4)blackmail, extortion, racketeering這一組的中文譯文均為敲詐勒索,但前者一般指不使用暴力、通過威脅、如泄露對對方有害的資料而索取錢財;中間一詞指通過暴力、地位、權利等各種手段索取金錢;后者則類似“fraud”,以欺騙或帶威脅手段勒索錢財。

各地的重型罪大同小異,常見的有:

arson, conspiracy, genocide, hijacking, infanticide, manslaughter, muitiny, murder, narcotics, trafficking, raping, riot, robbery, sex assault, torture, treason

但是,在任何一個社會中,最常見的重型罪還是殺人、放火、搶劫、強奸。在英文法律詞匯中,后三者概念簡單、詞義單純:放火 – arson;搶劫 – robbery;強奸 – raping。倘若這幾項罪行最終未干成,那就是attempted arson; attempted robbery, attempted raping;在內地,地道的名稱是“未遂罪”,如“強奸未遂罪”;“搶劫未遂罪”。在香港,官方的譯文是“企圖最”,如“企圖強奸罪”、“企圖搶劫罪”。當然,輪奸罪并非是raping inn turn,而是gang-raping.在西方,殺人罪的法律概念非常復雜,罪行名稱也五花八門。其中有murder(謀殺), manslaughter(誤殺), homicide(殺人), genocide(種族滅絕罪), infanticide(殺嬰罪), 等等。但無論殺人的性質如何,凡是有人被殺的案件均可稱之為homicide。在英文構詞法中,凡以cide作后綴或結尾的詞,都“殺氣騰騰”:如pesticide(殺蟲劑)、herbicide(除草劑);不過,也有例外,那就是suicide(自殺)。

由于經濟利益的驅動,現代的犯罪方式和內容越來越復雜。以前說到偷運、走私(smuggling),最普通的不外乎走私槍支彈藥。但現在走私毒品已經成為走私的主流,并且還創造出了一個比較新鮮的罪名:drug/narcotic trafficking 或trafficking in dangerous drugs(販運毒品)。而所謂的毒品(dangerous drugs),更是五花八門,甚至許多精神科藥物也包括在內。其中主要有:

marihuana morphine cocaine amphetamine(fling) opium heroin cannabis ecstacy ketamine LSD

倘若對這些毒品名稱和“毒效”一無所知,一個法庭譯者肯定是不夠稱職的。當今的很多刑事犯罪都與毒品分不開。由于吸毒,便需要購買毒品。一旦有了毒癮,就會坐“吸”山空。于是販毒就是生財之道。如果只是在境內買賣,那就是trafficking; 一旦跑到緬甸金三角跨境販運,則成了drug smuggling. 此外,吸毒者一般把毒品稱為acid, 而吸毒之后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一般被稱為acid trip.

社會的發展還引致人們生活方式的不斷改變。與此同時新罪名也應運而生。例如,據報道,在家庭糾紛中,丈夫一怒之下,把太太養的寵物放進微波爐中加溫。于是,animal cruelty (殘酷虐待動物罪)就應運而生。只要稍加留意,媒體上常會報道由各地法官新訂的、傳統刑事條例中前所未有的新罪名:如child endangerment, child molestation. 不過,各地的刑法不可能朝定夕改。但是,有一個老罪名是千古不變的,這就是盜竊罪。在現代英文中,人人熟知theft;而表述同一概念還有另一個詞,即larceny。非專修法律的人士很少知曉該詞。在普通法里,larceny與theft一樣,兩者是可以呼喚使用的刑事罪名,只是前者詞源上來自法語。公元11世紀中葉開始,法國政府英國,并統治了300年。于是數以千計的法語法律用詞,堂而皇之進入了普通法系和英語語言。Larceny便是其中之一,不過該詞現在的使用頻率已經越來越低。除larceny之外,盜竊行為都是用一些不入流的普通詞來表達:如stealing (偷竊)、pick-pocketing(扒手)、shoplifting(店鋪盜竊/高買),這是一種很有趣的現象。雖然burglary在普通詞典里也是“盜竊”的意思,但該詞通常指盜賊寫到工具入屋偷竊,與一般的順手牽羊的盜竊行為有很大不同,因而通常對burglar定罪比thief更重。

Abettor 和 instigator 是與罪名密切相關的兩個名詞,雖然兩者概念上同屬教唆犯,但abettor的原形abet,作為動詞,在程度上與后者(instigate)似乎還有一定的差異:前者可指協助、幫助某人做某事(尤其是壞事),但一般都指較輕的違法行為;但后者可以是教唆、唆使某人犯較嚴重的罪行,如煽動兵變(mutiny)之類的嚴重罪行。此外,abortion一詞也值得注意,做流產解時,它并非是一個法律詞匯,但是作為一個法律詞匯,它的意思是墮胎。這在許多實行普通法的國家,是一項可以坐牢的罪行。同樣,通奸罪(adultery/fornication)在許多神權國家和地區也是一種罪行。例如,在臺灣,通奸仍然是一樁可被刑事檢控的罪名。而在司法理念中比較注重人權的國家,adultery與”sex assault”和”raping”相比,已經不算為罪。以下便是一個例證:

Bryant has said he committed adultery by having consensual sex with his accuser in his hotel room at the Lodge and Spa a Cordillera in Edwards, Colo. He faces four years to life imprisonment if convicted.

Bryant 被指控犯了性攻擊(sex assault)或強奸(raping)罪。倘若Bryant被裁定犯了通奸罪,他可以無罪開釋;但若“性攻擊”或“強奸”罪名成立,他至少得坐監四年,甚至有可能被判終身監禁。

那么對犯有各種罪行的犯罪分子,各地是如何將他們繩之以法的呢?對已經定罪的(the convicted)犯罪分子究竟有哪些處罰呢?我們不妨簡單研習一下各地的刑事訴訟程序及各種刑罰。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