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與must的用法和譯法對比

?這篇文章中,我們試將shall與must的用法和譯法作些對比。根據中文對有關強制詞的定義,法律權威譯文的用詞規律以及學術界用詞習慣,可以這樣界定:在“應”、“須”、“應當”、“將”、“可”、“要”以及“必須”這一系列作為翻譯shall的對應詞中,“必須”語氣最強,強制性最高;“須”可以看成是“必須”的省略形式,強制性次之;“應”強制性更次之,可以看成是“應當”的省略體;“可”幾乎已失去強制性,表示一種許可;“將”則是將來時態的輔助詞,只有時間概念上的含義,沒有任何強制意味,“要”則是比較口語化的一種強制表達方式。而法律英語中的shall,如上所述,當作為情態動詞與第三人稱一起使用時,它表示命令、義務、職責、權利、特權和許諾等。毫無疑問,從理論上來講,當shall用作表示命令、義務和職責時,將其翻譯成“必須”,是成立的。但在法律草擬專家和該領域的翻譯專家的實踐中,尤其是在具權威性法律文獻的翻譯實踐中,以must對應“必須”的慣例似乎早已確立,例如:

1.The Chief Executive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ust be a person of integrity, dedicated to his/her duties.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必須廉潔奉公、盡忠職守。

2.Public servants serving in all government departments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ust be permanent residents of the Region … Public servants must be dedicated to their duties and be responsible to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各部門任職的公務人員必須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公務人員必須盡忠職守,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

以上兩則譯文援引自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在對基本法的中英文版比較中,我們發現帶有“必須”的句子只有八個,英文版中除了兩個例外(其中一句是用shall be required這種雙重強調式的句型結構來處理的),其余六句都是用must句型來表達的。Shall在該法律中使用了幾百次,除了shall be required這一雙重強調句式外,都沒有翻譯成“必須”。所以,這一權威性雙語法律條文(或譯文)在處理shall一詞時的選詞取向是很清楚的:凡中文版條文用“必須”之處,英文版不用shall來表達,而基本上是用must;反之,在基本法英文版出現的shall中,在中文條文中不用“必須”,而是分別用“應”或“須”及其他形式來表達。

倘若我們對比一下我國涉外法規的原文本與翻譯文本,這種讓“應當”對應shall以及讓“必須“對應must的選詞取向更加明顯:

3.任何單位和個人實施他人專利的,除本法第十四條規定的以外,都必須與專利權人訂立書面實施許可合同,向專利權人支付專利使用費。… 專利權的所有權單位或者持有單位當對職務發明創造的發明人或者設計人給予獎勵。

Except as provided for in Article 14, any entity or individual exploiting the patent of another must conclude a written licensing contract with the patentee and pay the patentee a fee for the exploitation of its or his patent. … The entity owning or holding the patent right on a job-related invention-creation shall reward the inventor or designer.

這項法律規定與常理是完全吻合的:任何人利用他人發明的專利,必須與專利權人訂合同,并有所付出。否則,這就是侵權。但專利權持有單位是否一定要給予專利的職務發明人任何個人獎勵,則不必用必須去強制。倘若該發明人領的是單位的工資,住的是單位的房子,用的是單位的設備,而且又是利用正常上班時間搞的創造發明,有關單位未必一定要給予獎勵。但作為國家鼓勵創造發明的政策,單位應當給予有關個人適當獎勵,只有這樣,才能進一步提高個人從事創造發明的積極性。所以,上例15原文用“必須”和“應當”,合情合理。譯文則用must對“必須”,“shall”對“應當”,更無可非議。翻譯中選詞如此具有區別性,體現了法律翻譯的嚴肅和準確性。

下面我們再來看一下被國內翻譯權威和法律專家反復重譯達十多次之多的憲法英文版。雖然英文版的憲法不是嚴格按照以英語為母語國家法律條文目前最通行的主句謂語動詞的標準時態和句法結構來翻譯,但其使用的動詞時態和選詞標準還是有規律可循的,而且該譯本也已被歐美法律界所認可并廣泛引用。

4. 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一切國家機關的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

… No Law or administrative or local rules and regulations shall contravene the Constitution. All state organs, the armed forces, all political parties and public organizations and all enterprises and undertakings must abide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All acts in viol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must be looked into.

5.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保守國家機密,愛護公共財產,遵守勞動紀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會公德。

Citizen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ust abide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keep state secrets, protect public property and observe labour discipline and public order and respect social ethics.

雖然我們可以在其他一些法律條文的譯本中找到shall或may被譯成“必須”的例證,但那種譯法畢竟比較偶然。所以,我們建議:法律英語中的shall不應譯成“必須”,而應把“必須”的任務留給must去完成。

那么,法律英語中的“shall”的最恰當的譯法是什么呢?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